预约电话:

137-3974-6352

微信号:18803216141
手机:13739746352
在线QQ:2065600459
地址:石家庄裕华区建华大街天海誉天下A区5号楼二单元1303室

当前位置: 主页 > 案例专栏 >

薛伟眼中的女孩与女人:从色 · 戒中谈起

编辑:石家庄心理咨询师 时间:2018-09-15 16:37 点击:


讲座主题

 

 

爱情,女孩成为女人的心灵之约

——从色 · 戒中王佳芝的爱情谈起

 

主讲人

 

 

薛    伟 

 

 

 

关于心理成长

 

前    言

 

今天我们想要讨论的一个主题是关于女性的心理成长问题。那关于女性的心理成长,我想其实在一个人的一生当中,是每一个女性都会面对的,甚至不仅仅是每一个女性要面对的,它也跟每一个男性息息相关,所以这几乎是跟任何一个人都有关的一个议题。

 

那么关于成长这个话题,在心理学上,反复的都会被讨论,都会被提及。听起来很熟悉,但是真的要说清楚他们,似乎又不是那么容易。今天我们是希望能够借助一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载体,就是一部电影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希望能够借助李安导演的一部电影——《色戒》。《色戒》这部电影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看过,因为它很有名。它是从张爱玲的一部小说改编而来的,当然加上导演的一些演绎。

 

 

当然,我想这部电影本身它的含义非常丰富,也很深远,我们拿这部电影来讨论并不想全面的展开、探讨电影的意义,我们只是希望能够借助电影当中的一个角色,就是这个女主角,王佳芝在电影当中所展露出的一段历程,一段经历,来探讨关于女性成长这样的一个议题。因为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有一个比较直观的感觉,并且可以有一个共同的聚焦的点,也许比较容易把一些问题讲清楚。

 

 

初恋、性、

爱情与欲望

 

三个议题

 

那么关于女性成长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本身其实也很复杂,那我们今天并不是想要从一个婴儿状态慢慢的来讨论如何一点点的长大,我们希望能够从一个女孩子如何进入到成人世界,换句话说,一个女孩如何成为一个女人这样的一个环节上来加以讨论,讨论女性成长的问题。我想我们会大概分成三个主要的议题

 

第一是要讨论一下初恋的意义。初恋当然对男人也有很大的意义,那么同样的对女人我想也是,所以第一个议题我们会从初恋的意义是什么,对于一个人的成长而言,初恋是什么意义。那么探讨清楚了初恋对于人成长的意义之后,顺理成章的就会进入到第二个议题,我想就是跟性有关的一个议题,因为性是一个符号也是一个现象,那么它可能是成人世界当中一个很普遍的议题,所以性跟爱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在成人世界当中,在一个成熟的女人里面性意味着什么,有什么成人化的意义,如何去把握它或者说使用它?这个是第二个要讨论的议题。第三个议题,我想就要进入到说在成人世界当中另外一个很重要的话题,那就是爱情与欲望的关系,所以我们会通过这样三个议题来探讨女性成长的一个过程。

 

 

 

初恋的意义

 

第一个议题

 

那么我们想先从初恋这个问题上谈起。初恋对于每个人来讲都很难忘,印象深刻,可能过了好多年以后,虽然已经成为一个往事,或者说大多数情况下,初恋确实不会有结果的,但是它却会成为我们人生当中印象最最深刻的一个记忆,一直难忘。

 

所以其实对于每个人来说,之所以会这么的印象深刻,那么就在于它其实就如同一扇门,就好像是一个孩子,通过一段初恋推开了进入成人世界的一扇门。经过初恋之后好像才能够有一个感觉,感觉自己似乎真正的进入了成人世界。那么初恋能否顺利度过,或者说初恋的结果会怎么样,其实也会是一个标志,也会是一个符号。那么我们在看待这个人在多大程度上进入了成人世界,或者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进入成人世界,所以这是一个标志性的符号,我们第一个就要讨论这个问题。同样的,我们就先从电影当中,王佳芝的初恋开始谈起。

 

 

 

在《色戒》这部电影当中,我们看到王佳芝当时她是一个学生,她有一个初恋的对象就是电影当中的男主人公:邝裕民,好像是由王力宏扮演的。邝裕民这个形象很英俊,很符合一个女生心目中的一个恋爱对象,所以他引起女孩子对他的喜欢其实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那么在这里我们主要是看到,当这次初恋的感觉产生以后,对于一个人到底意味着什么。那我们说其实对于女孩子来说,她爱上一个人,爱上一个男人,那么目的或者说意义似乎好像通过这样一段感情,一段经历去找到一个位置或者找到一种属于成人化的这个情感上的一种体验。那么一般在传统的社会当中或者说在中国的,在东方的传统社会当中,男性相对来说会更加显得具有一种主动性,就是在进入社会,进入这个社会规则体系当中,他更多的表现为具有主动性,具有攻击性,似乎他们会更主动的来通过自身的一些方式想办法进入到社会的规则体系成为一个成人,去拥有一个成人的符号,当然也是会通过一个类似于一个成人仪式的一些事件,一些行为。

 

 

当男性获得了这样的一个过程之后,经历了这样的一个过程之后,他就会标识说他好像是一个成人了。女性相对说,在一个相对传统的社会当中,她会相对显得比较被动的那一面。所以在传统社会当中的女性其实是通过去跟一个相对成人化的男性建立关系以后,同样的也让自己可以获得一个社会化的位置,社会化的身份,这样的话男性、女性就这样依次进入了成人世界。但这是在传统社会当中,在现代社会当中,男女更加地平等,所以并不一定是完全有男性作为主动的一方,也有可能是倒过来的,女性是更加主动的通过自己的一个努力,自己的一个方式,首先进入到这个社会规则体系成为一个成人,男性反而成为一个跟随者,也有这种可能。

 

但是在这部电影当中我们看到,它所彰显的还是依然比较传统的状态,因为电影的语境是1940年代,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么的讲究男女平等。所以我们看到,王佳芝她爱上一个男人,其实也是一个还未成年的男人。这个男人试图通过一种努力,让自己从未成年真正的进入到成年状态,这个里面说在这个男人和另外的男人一起应该说一群男人,他们试图做一件事情,做一件什么事情呢?想要去刺杀一个汉奸。其实撇开刺杀汉奸的社会意义不谈,那这一群男人的这个举动,其实就如同是一次成人礼。他们似乎好像一群男孩子想要通过完成一件可以被社会接受或者是认可的事情,就像他们自己所说的,我们要做一件大事,这件大事是符合社会在当时的某些呼声的或者说是可以被认同的,被这个社会大众所认同的。一旦完成这件事情之后,就理所当然的,或者是顺理成章的就会获得一种身份的确认,就会被认同为说,我们都是成人了,我们是理所当然的代表了这个社会,或者是进入了这个社会之后,会获取成人化的话语权。所以我们会看到电影中一群男孩子试图通过做一件大事来让自己成为一个男人。

 

在这种情况下,王佳芝对于邝裕民这样的一个状态的恋爱,那是她的初恋,他们就具有了同等的意义,只要邝裕民能够完成他的这样一次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那么爱上邝裕民,在情感上跟邝裕民建立起一个深切而真实的链接的王佳芝很自然的应该也可以获得一个相对应的女人的位置和社会身份。那么她有没有成功呢?我们回到电影当中来看,好像他们第一次努力并没有非常如愿,就是在香港他们有了第一次的努力,第一次的努力就是策划一次暗杀行动。就是一群男孩子要策划一次暗杀行动。然后王佳芝因为似乎看起来处于对于邝裕民的爱情,她也加入其中。对她来说,更多的并不是要去做一件大事,她好像是因为爱上了一个男人,她愿意为这个男人做任何的事情。这个男人打算要去做一件大事,打算要去刺杀一个汉奸,所以她就很理所当然的跟随着,也就加入了这个事件当中,这个事件对他们的意义确实是类似的,都是要通过这个仪式来进入成人世界

 

 

那么在他们做这个努力的过程当中,我们会看到说,他们的努力当然是非常地笨拙的,因为他们其实没有经验,他们都还是孩子。策划其实并不精细,也不周全,甚至很多地方我们看到是非常鲁莽的,注定了这种努力很有可能会失败,当然电影当中后来我们会看到完全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计划。但是在努力的过程当中,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能够看得那么清楚的,从后来他们这个计划一旦破产了,也就是随着汉奸,易先生突然之间要回到上海去,他们的计划无法再实施那一刻,他们的这个计划就完全无法实现。

 

这个时候,邝裕民的所谓的老乡,就是易先生手下的一个小官僚找到他们,其实他很早就发现他们的异常,这个时候他来敲诈他们,这个时候我们会看到一场争斗,一群男人七手八脚的想要把这样一个人杀死,但是他们在杀死他们的过程当中非常地慌张,非常地笨拙。所以我们会看到,对于一个,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的能够在社会体系当中拥有一个稳定的地位的这样一个汉奸的副手,汉奸的助手,他们都这么艰难的才能够要把他给杀死,那么更何况真的要杀死一个拥有社会地位的,或者是拥有社会位置和社会权力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只能反映出这是更加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在这个实施的过程当中来说,对王佳芝来说,一方面一开始是为了爱情,为了跟随邝裕民去做这件事。另一方面,他们在做的过程当中很自然的就会碰到一个问题,因为他们想出来的计划,试图想让王佳芝使用美人计去色诱易先生,在他们看来这好像是一个唯一可以接近易先生的办法,其他的方式他们想不出来,也不知道如何可以去达成。

 

所以在他们的想象当中,我们从他们的举动当中就可以看到,他们去杀死这个易先生,与其说是为了杀死汉奸,为了民族大义,还不如说他们是把他当成一个男人来看待的,他们唯一能想出来的就是利用一个女人去吸引他。所以他们首先想到要制造一个女人出来,只有制造出一个女人之后,才能把这个男人给吸引住,他们才能通过杀死这个男人让自己变成男人。所以这个计划打一开始我们说从心理内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来讲就是一个悖论,你说一群男孩子怎么可能制造出一个女人呢?这是不可能的,你只有一个男人才能够让女人获得一种社会身份,社会一种女性的感觉。一群男孩子是不可能去把一个女孩子变成女人的。

 

所以他们就想到,如果这样的话,在逻辑上王佳芝就必须先要成为一个女人。但是谁让她成为一个女人呢?不可能让这个易先生去让王佳芝成为一个女人,从客观上当然这是一个计划,使用美人计你怎么可能以一个女孩子的身份去接近人家呢?这是没有办法使用美人计的,也就是说你还没有变成女人你是吸引不了那个男人的。可是另一方面,在这一群男孩子首先面临的一个难题就是得把一个女孩子先变成女人,事实上他们没有这个能力,所以他们勉为其难,他们在努力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他们的笨拙的方式。

 

首先似乎没有人可以承担这个责任,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她要变成女人,首先她要找到一个可以承担责任的男人,但是这一群男孩子没有人能够承担责任,作为王佳芝初恋对象的邝裕民在那一刻他不能够承担责任,或者是他不敢承担责任,他不敢站出来。换句话说,女孩子变成女人的那个仪式就是破处的那个仪式要跟她发生一次关系,邝裕民这一刻不敢伸张,不敢说话,无法站出来,他感觉自己好像无法承担这个责任,所以他退缩了。其他的人其实表现跟他差不多,反而他们推举出另外一个人,就是这个梁润生,是被他们看来好像他们不太看得起他,觉得他根本是一个很窝囊的,不务正业的小混混,就这个人曾经嫖过妓,在他们看来只有他有这个经验,只有他才能够让这个王佳芝变成女人,所以他就去担负了这样的一个责任。当然他去完成这件事的时候他也很慌张,他先喝酒壮胆,然后才慌慌张张的非常不确定。

 

那么我们看到,电影当中的第一段床戏当中,我们就看到了王佳芝跟梁润生之间的在床上的那种反应。反而梁润生是非常不确定的,反而王佳芝在跟他发生关系以后开始变得确定跟主动,她反而具有了一个话语权,其实梁润生并不能够通过他让王佳芝真正的获得女人的感觉。所以其实王佳芝通过梁润生也不太能够真正的获得成熟女人的感觉,但是她走出了第一步,只能说这是通过她自己的努力,她在形式上走出了第一步,摆脱了自己的处女身份,换句话说摆脱了一个完全的女孩子式的状态和身份,像成为女人走出了第一步,但是她选择的对象不太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所以这个过程其实就没有真正的完成,从心理上来说,她还没有能够通过这一次性关系让自己完全变成一个女人,因为她的对象不完全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这个就为之后故事的发展埋下了很多的伏笔,同时也就注定了他们的第一次的计划将会流产。因为他们使用的计划当中准备并不充分,也就是说按照他们的设想必须有一个很成熟的,很妩媚的女性在心理意义上才能接近和吸引到易先生,但是王佳芝作为他们的一个创造对象,他们要把她创造对象,他们其实并没有能真正意义上完成这件事情,因为他们之中缺少这样的一个男人,所以他们不能完成这样一件事,也就注定了这个计划就失败了。

 

所以电影当中第一阶段就是在香港,这个计划并没有能够实施。而且我们看到,在电影当中一旦易先生决定要离开香港回上海的时候,他们整个就慌了神,而且在他们七手八脚的杀死了易先生那个被抛下的助手之后,他们其实才发现,他们老早就已经被社会规则体系当中拥有话语权的一股势力,在电影当中貌似应该是属于重庆方面的势力,老早就已经看到了,观察到了,他们只是一直没有出场,他们只是等待着他们自己去行动,看看他们能不能为他们所用。所以当他们这个计划一旦没有成功,并且杀死了易先生副手之后,他们的身份面临暴露或者说面临一个惩罚的时候,那群人就出手了,把他们就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间谍。

 

当他们真正杀死易先生的副手之后,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也很拙劣的完成了他们的成人仪式,对于那群男孩子来说通过杀掉了易先生的副手,他们也完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成人仪式,也因此他们就进入了重庆系统,重庆的谍报系统,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特工人员,也就拥有了一个社会身份。这一点跟王佳芝在形式上摆脱了女孩子的身份其实是同步的,然后这个故事在这个地方,到这个地方就完成了第一阶段,也就是说所谓的初恋到这个地方就告一段落了。

 

 

 

关于 性

 

第二个议题

 

所以通过这个电影当中,王佳芝的这一段故事我们就会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初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总是不成功的,总是盲目的,但是它总是印象深刻的,因为它是我们第一次的尝试,对于女孩子来说当然是如此,其实对于男孩子来说也是一样的。所以初恋是一个人进入成人世界的第一步。在心理意义上进入了成人的第一步,同时也会伴有着身体上很多的准备,身体上很多同步的发展,那么当这个初恋以失败告终,意味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原来作为孩子对于成人世界很多的想象就破灭了。所以在电影当中我们也会看到,在整个的这个他们准备实施暗杀计划的过程当中,当王佳芝跟梁润生发生了关系之后,她的身份发生了变化,我们会看到那一群男人其实都有点慌张,不知道该如何对她做反映,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跟她相处,他们都闷头吃东西,在那一次她跟梁润生发生关系之后,他们的表现彰显无疑。

 

所以面临他们这种表现,我想作为王佳芝来说,她的内心也是失望的,她想象当中这是她为邝裕民所做的努力,也是因为邝裕民才愿意如此付出的,但是实际上这种付出没有为她换来相对应的认可和确定。所以我们也会看到,在电影当中当她和梁润生发生关系之后,她独自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那种落寞和茫然的这种状态,在电影当中也展露无疑。所以其实成长总是在一定程度上而言总是孤独的,它是属于一个人的事情。虽然我们想象当中成长应该是相依相伴的前行,形式上确实如此,我们需要另外一个人来让我们得以长大,但是内在历程,他总是独自一个人经受的,两个人一起完成,可是每个人完成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我们在初恋的故事当中会看到这一点。

 

 

 

在电影当中,王佳芝、邝裕民他们经过了第一阶段计划失败,换句话说,初恋的故事也就到此告终。然后电影当中就有一个转折,过了三年之后王佳芝就回到了上海去。当然在小说当中应该有一个交代是,本来王佳芝的父亲想要送她去英国读书,但是后来因为经济上的原因无力承担,就是王佳芝的父亲无力承担去英国留学的费用,所以只能让她回上海。这个背景其实也是很有意义的。这个女孩子的父亲是规则世界的成人,但她父亲却表现为一种相对无力的状态,其实他已经引领不了他的孩子进入成人世界,他缺乏了这种力量,他自己没有办法在社会当中立足,或者去获取足够的生存资本来提供他的孩子继续长大,这个长大表现为是提供给她财产的资助,让她继续完成学业。

 

这样的话,就意味着说王佳芝被迫只能靠她自己,用她自己的方式,用她自己的努力去进入到这个成人世界。不然的话,她初恋失败以后,也许还可以借她父亲的一臂之力更加顺利一点的进入到成人世界规则去,因为无法在父亲这边获取对一个成熟男人的认同,因为她父亲似乎是社会规则当中的失败者,所以那就注定了她必须再去找到一个认同对象。所以在电影当中,我们会看到,在情节安排上回到上海以后,王佳芝在一个偶然机会当中又遇到了邝裕民,这个时候邝裕民比起在香港的时候已经有所不同了,因为我们说他一定程度上获得了社会规则当中的一个边缘身份,他成为了重庆谍报机关的特工人员,并且他没有放弃他们原有的任务,他们还是要继续刺杀易先生。

 

从这个任务他并没有放弃这一点上而言,我们看到虽然他好像被赋予了一个社会身份,但事实上这个社会身份依然是他们曾经一个不成熟计划的延续,那换句话说,邝裕民并没有真正的拥有话语权,他依然只是一颗被别人使用的棋子,在心理成长的历程上,他依然只是一个不成熟的、生涩的青少年状态,还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成人。所以当他遇到了王佳芝之后,其实他还是没有能够让王佳芝完成最后一步成为女人,所以他们相遇之后,他们又变成了一次共同的努力。王佳芝依然愿意去帮助邝裕民去完成他们的那个计划,听起来他们的那个计划比起3年之前没有什么变化,就依然还是想要通过这个美人计去色诱易先生然后把他暗杀。当然在后面的电影当中我们看到,其实这个计划他们已经使用过两次,这个是由电影当中邝裕民的上司,就是那个老吴口中说出来的,他们曾经培养过两个女间谍,想要去刺杀易先生但是都失败了,所以他们只是在依然用这个方式。

 

那我们暂且不论他们之前的两个女间谍为什么会失败,暂且不去追究这个原因,我们只说王佳芝在这一刻遇到了邝裕民,重遇之后,首先他们的感情关系为什么并没有能够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原因就是他们的目标一致,都想要进一步的成为成人,一个想成为男人,一个想成为女人,但是问题是,总得要有人最好能够走得快一些,先行一步。其实邝裕民并没有走得更快,他还是没有能够真正成为一个成熟意义的男人,所以他没有办法引领王佳芝真正的在心理上成为一个女人,他们只是相遇变成了一起去完成一件事情,共同进入成人世界,是这个结果,而不是一个人引领另外一个人。具体就反应为两个人没有能够建立起进一步的所谓的恋爱关系,初恋已经告终,可是更加成熟一点的恋爱关系,其实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当中,其实没有能够建立起来,因为邝裕民依然很生涩,依然不敢表达,还是没有办法在感情上去承担他对王佳芝的一些责任或者说他不敢站在那个位置。他只能跟她说,他觉得有些抱歉,他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但是他似乎做不了什么,依然无能为力,他唯一能想出来的事情是,他反而是还是要向王佳芝求助,希望王佳芝帮助他一起完成他的任务。那王佳芝其实我们说了,因为她也并没有能够通过一个男人变成一个女人,她也没能够找到一个属于她的真正的成熟的男人,因为她的父亲也没有能够帮到她获得更近一步的对于男人的认同,其实她依然卡在女孩子的成分。

 

我们看到在上海期间,她寄居在亲戚家中,她的处境并不稳定,依然是一个边缘角色,所以对她来说其实也有内在的需要,想要进一步的长大,然后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相遇了。相遇了以后,进一步的恋爱关系就并没有能够发生在邝裕民和王佳芝之间,反而就发生在了易先生和王佳芝之间,换句话说,易先生在那一刻成为了一个社会规则体系当中的一个成人化的符号,一个男人的符号,他拥有权力,拥有话语权,也是一个成熟的男人。然后王佳芝虽然以要刺杀他这样的一个任务作为一个由头开始跟他去建立关系,换句话说,她去引诱他。与其说她去引诱易先生,还不如说她被易先生给引导了,当然具体在电影当中是通过她跟易先生关系的发展,慢慢的来彰显王佳芝如何从一个青涩的,半生不熟的一个女孩子的状态,一步步的变得越来越具有女人味,一步步地变得越来越像一个成熟女人的状态。

 

那我们会看到说,电影当中,是通过三次易先生跟王佳芝之间的床戏来展现这部分的。易先生跟王佳芝之间电影当中的三段床戏,不光只是代表着他们身体上的关系,更多的也是反映出来他们心理上的关系,这个心理上的关系相对应的就是各自内心属于男性或者是女性的那个部分的心理状态。很明显的,我们会看到李安导演他们在三次床戏当中的不同的状态和表现来彰显他们相互之间在心理上那种对应的关系。

 

 

 

第一次床戏显然王佳芝没有任何的主动权,她依然是非常被动的,然后易先生的完全占有主导性的,甚至这个易先生带有一定的施虐性和攻击性,他完全不能信任这个王佳芝。那王佳芝其实在此之前,她并没有真正的跟男人发生过什么关系,所以对她来说也是很陌生的,所以她第一次遇到易先生,他们即将发生床戏,即将发生性关系之前,她其实并不知道该如何跟一个男人相处,她只是通过之前慢慢的接近,使得易先生产生了这样的一个意愿,但是跟一个男人该如何相处,如何以一个女人的姿态与他相处她其实并不熟悉,也并不知道。所以很自然的就沦落到了一个完全没有主动权,完全不能够占有主导型的一个状态,但这是第一次。

 

通过第一次发生关系之后,我们会看到,在电影当中王佳芝就陷入了一段所谓的朝思暮想的思念当中,当时她在情感上会反映为她似乎非常焦躁,时时想着易先生,无法忘记他,没有办法把他从她心里面给去除掉。因为似乎通过一次关系,通过易先生发生一次关系之后,他在她在身体上留下的感觉也完全进入到了她的心里去。因为在某种意义上里说,易先生就是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一下子就是在王佳芝心里面留下很多对她来讲很需要但是却又很陌生的感觉。这些感觉就是面对一个男人,一旦非常确定的站在那个位置上之后所激发的相对应的女人的感觉,既在身体上也在心理上。这些东西是当时三年前梁润生虽然也跟她发生关系是无法带给她的。我们看到梁润生跟王佳芝发生关系以后,王佳芝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回事,非常不屑,也压根儿就瞧不上他,当然更加谈不上说她会在心里面记挂他,而这一次事情变得很不一样。虽然在意识上她依然好像还是因为对邝裕民余情未了,愿意继续帮助他完全这个任务,可是她一旦跟易先生发生了关系之后,她的心完全被易先生占据了,不光是心也是身体。

 

 

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们看到,对于王佳芝来说,她好像获得了一个心理成长的迹象或者说通过第一次跟易先生的关系,她长大了一部分,这个长大的部分虽然是心理上的成长,但是她也相对应于身体上获得的女性化的感觉。但是这个时候只能说长大了一步,也还没有完全进入到男人女人相对非常平等的状态。电影当中就会继续的演绎,我们看到如果说第一次跟易先生的床戏代表着他们第一次的关系的话,紧接而来的发生的是王佳芝对易先生刻骨铭心的思念,还有与此同时,易先生也相对应的产生了同样的感觉,所以当他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王佳芝对易先生说,我恨你,易先生跟她说我相信。在那一刻,他们好像从身体上的连接,突然之间,或者说经过这样的一个过程转化成了更深的心理上的一种关系,那么一旦身体上的这个连接转化成了心理上的关系,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更加趋向于平等了,因为这种思念是平等的。王佳芝与易先生的思念并不存在谁更占有主导型,谁更占据话语权,如果说在行为上,在身体上他们第一次的关系是易先生完全占据话语权,可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当一个男人让一个女孩子变成女人之后,他们的关系也发生了巧妙的变化,他们就变得平等了,首先反映的是他们的相似上,然后他们就有了第二次的关系。

 

那么在第二次的关系当中,电影当中同样也是以一段床戏来表现他们的内在状态的,我们看到这已经相对比起第一次,王佳芝和易先生的床戏而言平等得多,他们在床上相互的表现,虽然依然带有试图想要彼此控制,试图想要去争夺主导权,但是这种争夺相对说来是慢慢的会产生一个交替的,一开始是易先生尽管陷落在情感上他已经无法自拔在有些地方,但是他同时依然试图努力的想要去夺回控制权。但是事实上这只能是一个交替发生的现象,因为心理上男人女人一旦平等以后,不可能由哪个人完全的占据这个主导权了,所以在行为上,在身体上,他们也是相互的,在电影当中表现为相互变得主动,相互体位有变化等等。当然在故事情节当中,我们也会看到,随着他们床戏上体位的变化,相对于他们的生活当中也变得越来越平等,而感情的表达和传递相互的信任度等等,两个人相互的接近,彼此的了解,包括相互的一些秘密或者说更多的表现为易先生的某些秘密,王佳芝也越来越靠近。

 

 

 

在这个靠近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越来越接近,换句话说,在这种接近的过程当中,女性的心理也就不断地成长,不断地获得更多的属于成年女人的感觉。当然,在这个成为成人的过程当中,越来越多的,也会有一些失去,那就是说你将会失去属于小孩子的,属于女孩子的那些关系,那些感觉。所以会有一个潜在的危险慢慢的在发生,也就是说她原来跟易先生接近,如果说是基于原始的对邝裕民的一个感情的推动,把它作为一个借口,慢慢的这个借口就越来越少,越来越不存在,也就属于她心里面女孩子那部分的情感,女孩子的出发点越来越少了,现在她跟易先生的继续交往,越来越多了受到了她站在女人的位置上她那些需要,那些感觉,越来越成为他们关系当中的主要因素。所以这就意味着在现实层面上,她不再会愿意帮助邝裕民或者愿意作为邝裕民的配合去完成所谓他们的共有的这个任务,也就是刺杀易先生,他们的关系发生了一些翻转,她跟易先生的关系在她的感觉当中要越来越真实,也越来越真切。而她跟邝裕民之间的关系相反变得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显得虚幻不实。

 

那么这种感觉上的变化和翻转,等到他们越来越接近以后,当然就变得越来越明显。电影当中表现出第四次床戏,王佳芝和易先生在电影当中表现出第四次床上的关系,就达到了一个顶峰,我们会看到在第四次床戏当中他们两个人的位置,比起第三次而言就更加平等,更加地纠缠,难分彼此,相互进入,很难说谁占了主导地位,完全似乎已经难舍难分,或者说无法分辨,完全越来越进入一个彼此融合的状态。这就意味着他们两个人达到了一个平等的位置,平等的状态。

 

紧接着在现实生活当中,电影中就有了一次王佳芝跟邝裕民,以及邝裕民的上司就是老吴之间的一段对话,她似乎在做最后的一个挣扎,似乎可以看成说这是她的一次告别,她非常痛苦的告诉老吴说,他们要尽快的实施他们的计划。但老吴似乎希望通过王佳芝诈取更多的情报,他们并不急于要杀死易先生,因为他们觉得他们付出的代价很大,他们希望能够取回更多的相对应的这些有价值的情报,而不急于要把他杀死,但是王佳芝似乎很难承受了。很难承受的,其实不是说她无法跟易先生相处,而是说她已经很难以一个邝裕民同伴的身份去跟易先生相处,因为邝裕民在她心里越来越不重要,只是参与了一点点痕迹。她心里非常清楚,她非常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她不可能再能够愿意或者是可以再做到继续作为邝裕民的同伴,去帮助邝裕民完成这些事。所以在那一刻,我们看到王佳芝长大了,而邝裕民依然是一个小孩子。所以当王佳芝表示她的这种情绪的时候,她是对着老吴而去,邝裕民没有无法应对她,没有办法安慰她,也没有办法跟她应对,他只能要求老吴说,不能够让王佳芝继续付出这样的失身,而他自己依然没有话语权,所以在这一刻能够跟王佳芝平等对话的老吴要比邝裕民更在那个位置上,邝裕民在这一刻在心理成长的历程当中已经落后于王佳芝,所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意味着马上就要断裂了。那么这节是一个心理成长意义上王佳芝通过了易先生在那一刻变成了一个女人,而邝裕民还没有,他还没有成人。

 

 

我们看到,他们这次谈话之后,在下楼的时候,邝裕民似乎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他在楼梯口吻了王佳芝,所以这也是个很巧妙的,也是必然的一个反应,但王佳芝完全成为一个女人的时候,她很强烈的引发了邝裕民从男孩子想要变成男人的意愿,所以他就吻了她,而在这个之前,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个事情,但这一刻为时已晚,或者说王佳芝其实已经不需要邝裕民,不需要通过邝裕民变成女人了,所以她只是告诉他说,三年前你其实可以这样做的,但是没有下文了,这一刻其实已经来不及了,然后她就走了。

 

所以如果说后来发生了这个她无法继续完成任务,那也是必然的,悲剧在这一刻其实已经注定了,而不是等到后来她好像不能控制自己才导致了他们的这个人都被抓起来,然后被枪毙掉,所以在现实层面上,当她跟易先生的关系越来越平等,她成为一个女人的时候,易先生也通过给了她一个确认来确认她的这种心理上的变化和长大,那个仪式就是说,易先生为她定制了一枚戒指,那枚戒指似乎代表着易先生对她的接受和认可或者说确认。其实从那一刻易先生送出这枚戒指的时候,就标志着王佳芝心理上成为一个女人的努力,在那一刻完全被确认了。

 

所以在那个珠宝店里面,当易先生带着王佳芝来到珠宝店,王佳芝戴上戒指的那一刻,那么王佳芝成为一个女人的努力就达到了一个终点,所以在那一刻她是不可能再让邝裕民他们去完成他们的计划,她已经没有办法完全失去了站在邝裕民他们那一边任何的基础,她在心理上所有的留给邝裕民,因为她留给邝裕民的身份和感觉只能是一个女孩子的身份和感觉,在那个戒指戴在她手上的那一刹那,所有女孩子的感觉统统被挤压掉了,剩下的只是一个女人的感觉,在那一刹那,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那里出现。所以她就会告诉易先生说,让他快走。

 

所以她说出快走的那一刻,她的历史使命,她的作为一个女性成长的任务就完成了。当然在现实层面上很快的易先生就派人围住了那个地区,或者把他们都抓住了,只有一个人逃走了,就是那个老吴。在某种意义上,只有老吴跟易先生才是两个成人,邝裕民以及他的同学从来都是孩子,他们是孩子这一点不仅仅只是在现实层面上,他们始终是在被他人所利用的工具,同时也反映在王佳芝跟邝裕民之间的关系上,也非常对应的反映出这一点。所以孩子跟成人去对抗,那当然是死路一条,没有任何的生计。如果说王佳芝通过易先生这样一个过程,让自己变成一个女人。

 

 

 

爱情与欲望之间的关系

 

第三个议题

 

最后为什么易先生同时也把王佳芝给杀了,那我想这个过程其实反映出来成人之后的心理过程和心理历程。在王佳芝这个地方反映的不够明晰,但是其实在易先生和王佳芝的关系当中,我们能够进一步的看到,进入成人世界之后的一个状态到底是怎么样子的,这就涉及到我们今天要讨论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关于爱情和欲望之间的关系,刚才我们通过王佳芝跟易先生的整个关系,谈了性跟爱之间的关系。

 

换句话说,王佳芝跟易先生成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关系之后,在那一刹那他们平等了,甚至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体了,为什么当王佳芝确认了这一点之后,通过告诉易先生让他快走,确认这一点以后,易先生依然下令要杀死王佳芝呢?当然从现实来说,他不能不这么做,因为王佳芝身份是他的对立面,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如果不杀掉王佳芝,他没有办法继续在他的那个位置上待下去,因为我们会看到其实他所有的举动也同时受到他的秘书的一个监控,虽然他有很多决定权,但是同时他也是受一定程度上的控制和约束的。那这种控制跟约束,虽然是通过他的秘书来说出来,但是真正表达的是,他其实是受到规则的约束的,这个规则是一个社会规则体系,即使你成为成人了,不代表说你可以为所欲为,不代表说你可以完全的自由,你可以在成人世界当中依据这些规则追逐你的欲望,换句话说,在一个成人世界当中其实作为易先生,作为一个成人,作为一个男人,他可以被允许去追逐他的欲望,他要追逐他的权力,追逐他的欲望,追逐他的财产,也是追逐他的欲望,甚至追逐一个女人同样是可以被看成他在追逐他的欲望,这都是被允许的。但是唯独不允许的事情是,你不能够作为一个成人试图把欲望还原成一种完全真实的关系。因为欲望是一种替代性的关系,我们说我们跟欲望的对象去建立关系,就好像易先生跟王佳芝,如果王佳芝是易先生一个欲望的对象,那么王佳芝是一个替代性的关系,它不是真正的一个人跟另外一个人的关系。同样王佳芝也可以把易先生当成她的欲望的对象这就没有问题,那么所以说成人世界当中通过规则体系各自获取位置,他们能够建立关系,这种关系叫做欲望的关系,彼此成为欲望的对象,可是这种关系并不直接,并不融合。

 

 

 

因为只有这种关系不是真正的关系,它只是一个替代的关系,这种关系才会不断地发展,也就是欲望的对象是可以不断地发生变化的,因为其实你欲望的对象是什么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以一次又一次满足你的欲望,而这个在社会规则体系当中,你获得存在感的一个方式,也就是说在成人社会的规则体系当中,我们通过追逐欲望,来让自己去获得自我存在确认的感觉。那么欲望的本质上它是不可以被满足的,因为欲望只是那种真正被需要的替代品,所以它不可能真的让你彻底满足。因为你一旦陷入到想要去建立所谓的真实的关系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你使得社会规则赖以运作的基础就不存在了,当然这是不被社会规则所允许的,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易先生不可能不杀掉王佳芝,如果他不杀掉王佳芝,就意味着王佳芝并非是他欲望的对象,因为她不可替代,王佳芝如果变得不可替代,就意味着王佳芝不再是易先生的欲望对象,如果这样的话,易先生就会被整个规则体系所排除,他不可能再站在他的社会位置上,社会地位上,除非他跟王佳芝两个人能够放弃所有的社会身份,但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一旦完全没有社会身份,你就没有变得行动能力,你很快就会被规则绞杀掉,所以在那一刻并不会有别的选择,也不会有别的结果。

 

所以易先生杀掉了王佳芝之后,电影当中我们看到,他来到已经没有了王佳芝的那个房间当中,流露出无奈而绝望的状态,其实彰显出来,某种意义上彰显了成人状态当中发自内心的那种无法消除的孤独感。这个是彰显了作为一个成人之后,在他的心理状态当中,在他的内心当中,他所赖以在规则当中保持他的位置的欲望,他的本质上是非常空乏的。

 

 

而作为孩子来说,他进入不了规则,成为不了成人,而他的内在却是相对充实的,所以这是一个悖论。如果说爱情是一种并非是追逐欲望的关系的话,它是一个相对比较真实的关系的话,爱情的话,一开始类似初恋都是想象,如果说是真实情感连接,不是欲望的话,就意味着这种关系是不融于社会规则体系的你一旦要进入社会规则体系就无法去保留这种相对真实的关系,因为相对真实的关系当中没有结构是融合性的。当然一旦没有结构,没有完全融合就意味着不可能有一种身份可以夹在这个上面,也就是是社会身份,社会确定感也不能产生。

 

曾经在有其他的一些电影当中,也曾经提出过这些议题,在李安电影当中他很隐讳的表现出这一点,在其他的一些导演电影当中也曾经更加清晰明确的讨论过这个问题,比较经典的是基耶斯洛夫斯基的《情戒》,是另外一个电影大师,他拍了一个情戒,专门探讨了爱情与规则的关系,或者说他专门探讨了小孩子跟成人之间他们相互是怎样的一种转化关系,爱情在这个当中又起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桥梁。在这里我们不展开,我们只是想要了解的是,其实成人世界当中的欲望和类似于是孩子状态当中的情感他们是无法同存的,也就是说欲望属于成人,而情感的依赖,强烈的情感的真实链接更多地属于一个非规则化的,非社会化的人的状态,那种人被称之为孩子,因为他没有受到社会规则的浸染,所以他依然被界定为是个孩子状态。

 

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来讲,这两部分其实在内心当中始终是同时存在的,但是它必须要能够相对获得某种平衡,你不可能完全的变成成人,变成了成人就变成了没有遇到王佳芝之前的易先生的状态,他就是不断地追逐他的欲望,但是他心里满满的都是恐惧跟空乏。那遇到了王佳芝,突然之间他心里产生了情感,那也表明说,你作为一个成人你是完全没有办法去除掉心里面情感链接的需要,而情感链接的需要却又被界定为孩子的需要,所以这只是一个称谓、一个说法而已。如果你完全是一个孩子你固然很真实,你的需求都非常真切,没有被符号化,你不太会很空虚,但是你不是会有真正的行动能力的。那这就如同王佳芝在没有变成女人之前的状态,或者她还爱着邝裕民的时候的状态,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她也多多少少代表着邝裕民他们那群人的状态,他们为了某种内心的信念,或者是一种情感,或者一种归属,他们不断地付出,非常充实,但是他们没有真正的行动能力,他们最终的结果必然是被能够在社会规则体系当中自由行动的人所消除,所绞杀。所以这个悖论无法消除

 

说到这里的话,我们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作为成人的欲望和作为孩子的情感连接,你也可以把它命名为叫做爱情之间的一种关系。以在真正的生活当中,我们既是孩子又是成人,我们在很多时候,只能说需要去扮演成人,也在有些时刻允许自己重回孩子的状态,如果说你时机掌握不好,场合不能够选择,就会出现很多混乱的状态。如何能够协调,这又是一个重要的议题,这个在东西方还不太一样,这个里面我们就不再展开。在西方的话,更多的事情是认为一个困境,就是说成人跟儿童之间,成人的欲望跟儿童的情感之间到底如何协调,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西西弗似的困境,也就是说成人跟儿童之间,也就是说成人的欲望跟儿童的情感之间到底如何协调,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困境。

 

但在东方的传统文化当中,事实上这个问题是有所不同的,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讲,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的状态,这个状态当中其实是通过消除相对个体性的自我来解决这个矛盾的。就是成人跟儿童通过放弃个体性的自我,在某个地方达成了协调、一致,而且还因为始终保留着个体性的自我,他一直不放弃自我存在感,所以他没有办法达成一致。那这个议题今天我们就不展开了,以后有机会再跟大家一起来讨论。

 

那今天的话,我想关于女性心理成长的一个历程,我们就借助李安这部电影先讲到这里,那么主要的演讲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

 

 

 

提问环节

 

 

问:在婚姻当中如果觉得双方相互不适合怎么办?或者说性格不合与原生家庭矛盾的冲突很大,到底应该怎么办?

 

答:其实这个问题如果相对应于心理成长而言,所谓的与原生家庭矛盾很大,也就是说在某种意义上作为一个成人,你还没有能够完成与原生家庭的分离,换句话说,其实你还没有真正的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成人,多多少少你身上孩子的部分就可能多了。那么孩子的部分一旦留着太多,就会意味着你在现实当中的决定权和行动力就会降低,这样的话,当然很自然的导致在家庭当中夫妻之间的矛盾,因为变成两个小孩子吵架,但是两个小孩子吵架他不可能有结果,因为两个人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决定权,所谓的孩子他没有办法使用社会规则,也就是没有办法通过对于社会规则的依赖来做出决定,他们真正的决定权在他们双方的原生家庭当中,也就是他们的父母那里。所以他们两个人势必就会有问题。

 

那想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说让自己长大,让自己真正的成人,进一步的与原生家庭做更大的一个分离。分离以后,你才能真的独自使用这个社会规则,简单来讲,你要通过从依赖父母转向依赖社会规则,这样的话就能减少这种矛盾。

 

问:男人对一个女人从身体的依恋开始慢慢的受到吸引,可是为什么到后来就会感觉到厌倦或者是不再喜欢了?

答:其实这个问题就跟刚才我们所谈到的女性心理成长的那个过程是有一定的相关性的。我们说男人女人相接触,在一开始的时候,多半都是两个人可能都不太成熟,所以双方其实类似于说有一个共同的任务要完成,就是彼此借助对方想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就是男人通过女人变得更加成熟,女人也可以通过男人变得更成熟,但是总有人走得快,也总有人走得慢。其实不光只是说男人可能会对某一个女人的身体厌倦,反过来也是存在的,也有一些情况下是,女人可能跟那个男人厌倦了,觉得他的身体没有吸引力了,也是有这种可能的。所以其实根本上的问题并不在于她的身体有没有吸引力,身体还是那个身体没有太大的变化。而关键问题是,这个身体背后的那个心理状态,它们发现了变化。所以如果想要保留这种关系,就是两个人必须要有共同成长,就是女人在这个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女人,男人在这个过程中变得越来越男人,他们之间的相互吸引力就会存在。如果说一方走得快,另外一方走得慢,两个人变得越来越不匹配,那么这种心理上相互的需要就会降低,这种心理上需求的降低就会导致在身体上反映为好像就会出现对对方的一种厌倦,所以本质上不是身体的问题,本质上还是一个心理成长的问题。

 

问:男性在社会当中好像更容易出轨,看起来,如果有个男人他一再的出轨是不是还值得信任?

答:有时候作为女性想要去信任他但是做不到完全不怀疑,信任其实失去了,就没有办法假装是信任的。当然从理智上来说或者从现实中来说,他还是经常的不太说实话,如果这种情况出现了,到底怎么办?所以这个问题其实跟我们刚才谈的那个问题其实还是有一个类似或者是相关性,当然你要信任一个人,这是不能假装的。也不需要假装,那么关键问题在于说,你们的关系的维持当然表面上是通过信任,可是信任是有基础的,信任的基础是相互的需要,如果相互没有了需要,你这个信任是又从何说起呢,信任又有什么意义呢?彼此已经不再需要了,你去信任对方,你去信任他什么东西呢?你为什么要去信任他呢?他身上不再有你要的东西了,或者是你身上不再有他要的东西了,你们怎么去信任呢?其实更重要的是彼此的需要能够相互给予,这才是基础。所以并不存在一种感情或者并不存在那样的一种所谓的成人世界的关系,是完全无条件或者是不存在交换的性质的。只要有交换就必须是跟需要相关联,而不是纯粹的信任,所以说追求所谓纯粹的信任反而是一种依赖的表现,就好像如果有一种东西,那不管是发生什么,好像这种关系就一直能够存在,那只是一个儿童的幻想,在成人世界当中没有这种东西的,他一定是双方可以相互的给予,双方相互的需要,双方一起在这个事件当中努力,这才能够产生出所谓的信任的关系来。

 

问:就是父母吵架一辈子,长大后导致兄弟姐妹的婚姻都不幸福,离得离,吵得吵,慢慢的好像能够意识到说,自己的这些做法或者是兄弟姐妹之间的这些做法都好像是有问题的,似乎在某种意义上重复了来自父母的很多印记,甚至发现自己的孩子也有了一些问题,因为自己的夫妻关系重复了父母的某种模式以后,可能孩子在某种意义上也受到了影响,孩子长大了也交了女朋友了,但是好像有一次孩子跟女朋友之间的吵架跟自己的夫妻之间的吵架模式很类似,所以看到这一点,但无力改变,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答:所以好像看到了问题,却不知道如何处理,或者是不知道该怎么样避免这些问题。其实看到这些问题是第一步,你看到了至少来说有一个意识,因为你发现了一种重要的现象就是一种重复,那么其实重复是怎么会发生的呢?重复主要是因为没有觉察到,你所看到的只是一个事实,就是一个外显的现实层面的事实,你并没有看到这种重复在这个心理层面上,在感受层面上,它是如何发生的。其实真正要看到的是父母曾经有过的那种模式带给你们在感受上,或者带给你在感受上到底产生了哪些的印象和反映。因为人的行为总是根据自己的内心的感受去做反应,所以一旦你不能够看清楚自己内在是什么样的感受,你就会不自觉的按照自己所熟悉的这种模式,按照你所熟悉的模式肯定是来自于父母,因为你只见过这个东西,你只见过这个行为,即使他们是吵架,可是这些吵架因为你见多了,虽然你觉得不舒服,可是你会知道,这种吵架的结果会是怎么样子的,这都见过。所以会有一种安全感和熟悉感。而你不太可能去做一个你从未见过的第一你也不知道怎么做,第二那样做了以后,结果会怎么样,你压根儿不知道,反而会有不安全感。所以在搞不清楚自己的内在感受是什么样的一个感觉的情况下,你是不太可能去做行为上的改变的。但是一旦能够越来越清楚看到父母曾经的那些关系,他们的举动在你心里面留下的那个印象,心里面留下的种种的感觉的时候,你会有一个动机想要去改变心里面这种感受。去改变这种感受你会去要做尝试,这种尝试是因为你要知道你想改变一种感受,所以会有一个方向产生,如果不是根据感受来确认方向,只是在行为上想要有调整,其实说实话,你并不清楚你要变成一个什么样的行为模式,你是不知道的,但是一旦你能确认说,你不再想要继续保留某些内在感受的时候,你无形当中会有一个大概的方向产生,然后会去做尝试,这种尝试会引导你慢慢的去发展和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行为方式来。

 

那么你的方式一旦改变了,自然而然孩子也会发生变化,但是也不是太过于聚焦到孩子的身上,因为如果你自己这个地方不发生变化,你只是希望孩子不要重复你,这个是不太可能做得到的。只有你自己这个地方发生变化了,同步的,孩子的感受在很多地方跟父母是关联在一起的,只要父母内在的感受发生了变化,孩子那里同步的,他们作为同一个系统,相互就会影响,它也会发生变化。所以其实所有的努力都是只是从自己开始,你没有办法指望说,如果我不改变,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不像我这么痛苦,不可能,没有这种可能性。你只要能改变了,那孩子自然而然就能够避免再发生很多你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在夫妻关系之间,长期的没有性生活,但是也没有争执吵闹,关系非常一般,如果不涉及到亲密关系其实没什么问题,对家人都挺关心,在现实层面上,物质上都很关心。在情感上也特别关心孩子,也不想离婚。但是就是在两个人相处的过程当中,感觉不到彼此的情感链接,或者换句话说,感觉不到对方还爱自己,怎么办?

 

答:那这个问题好像现在看来也并不少见,首先我们要回到今天所讨论的这个议题上来看,这种关系似乎是在社会规则层面上应该说没有问题,他都能够遵守社会规则,然后维持家庭的稳定和存在,对子女也能够有一些情感,当然他对子女肯定也有一些情感的需要了。只是说夫妻的情感上没有了联系,那这种存在模式,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我们说的完全被符号化的成人关系,这个当中缺乏了一些情感链接。

 

刚才我们谈论过,在完全的彻底的成人化的关系当中,如果你完全以一种成人身份自居的话,把自己心里面的情感部分,情感需要完全抑制掉,那你就是一个非常理智化的,理性化的社会成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再会有情感需要。如果有情感需要去找别人那是另外一回事,我们说这是需要的不匹配。假如说没有去找其他的第三者,就是好像已经完全了没有一种情感需要了,变得很理智化,那我们说他过度的认同社会符号化的身份,在某种意义上,当然也是因为强烈的不安。就跟电影当中易先生没有遇到王佳芝之前他是一个非常社会化的人,他有强烈的恐惧跟不安,不会愿意信任任何人,当然他也不会把自己的情感暴露给任何人。慢慢的,他获得了安全感以后,他慢慢的释放感情,释放感情其实所有感情的释放,这种关系,发生在并不是社会化的身份之间,而是相对来说,我们把它命名为孩子似的需要之间,就一个人身上有两部分,孩子的自己,和社会化的自己。那社会化的自己一般被命名为成人化的,完全情感化的是孩子式的

 

那就意味着,你们的关系当中都存在着对身份的过度认同,或者说对社会需求,社会要求,社会地位、权力包括财产等等这些东西的过度认同,就会导致两个人的感情日渐疏离。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对于社会规则越来越认同,相互之间的需要跟依赖就少了,但越来越多的两个人都投向于转向对这个社会规则认同的时候,相互的依赖就不见了,所以必须要留一部分东西继续在双方的需要当中加以表达。当然了,如果在夫妻关系当中,一方这样,另外一方感觉不满意,那么有时候就需要能够感觉到情感需要的人加以表达并且也能够跟对方一起来共同构筑一种安全感,不要那么奋力的去追逐完全的去投身于社会符号、社会需求的认同当中、追逐当中。如果一旦对方感觉到没有那么重要的时候,有时候拼命追逐社会规则的人,是代表了整个家庭的需要。如果说这个部分他发现对方也没有那么强烈的需要,发现对方可以带给他这方面不要这么焦虑的感觉的时候,他才允许自己的情感释放,这是一种可能性嘛。

 

那另外一种就是,他在其他的地方找到我们所谓的叫做第三者,那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作为看起来被放弃的那一方,你就要看一看你们心理成长的状态是不是已经有了比较大的一个落差,或者说不太匹配,其实这个就是需要双方各自要努力的成长,重新恢复到一个相互匹配的状态,才能够引发彼此继续的一种需求,不然的话,就有可能导致需求不匹配,导致关系的断裂。

------分隔线----------------------------

图片展示

Consultation process

石家庄心理咨询|石家庄有斐心理咨询中心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建华大街交通岗路西行200米路南 天海誉天下A区5号楼 联系人:闫老师  电话/微信:137-3974-6352